我一直都沒有機會在維也納歌劇院看歌劇,2011年在維也納很幸運免費拿到OPEN DATE入場券,看到各種演歌劇的道具和後台設備,雖然有趣但我還是想要看正式演出的歌劇。去年來維也納,上演曲目是理查史特勞斯的「沒有影子的女人」。理查史特勞斯的歌劇比較難以入門,「沒有影子女人」的劇情更讓人倒胃口,但不知為什麼維也納人很愛看,幾乎經常性上演。去年因為時差昏睡而錯過,這次來維也納又碰到,但敗在完全沒有預料到的理由。

抵達維也納第一天的曲目是馬斯奈的歌劇「瑪儂雷斯考」一個關於薄倖女人遭到報應的故事,相較於劇情有趣旋律美妙的義大利歌劇,法國歌劇也算是沈悶,但還是比「沒有影子的女人」好很多,我決定先排「瑪儂」的站票再說,但要先知道買票的地方。早上10點多來到歌劇院排站票的地方,竟然看到有人坐在小椅子排隊!歌劇是晚上7點才演耶,請問這是什麼狀況?我問其中一個會講英文的歐吉桑,他說「瑪儂」雖然不算是頂尖但因為這次演出的卡司很有名,所以才需要這麼早就來排隊。

維也納歌劇院的站票分別是3歐和4歐的價格,總共有450個站位,但面對舞台最好的站位有限,這也是歐吉桑想要搶的位子。為了搶一個站位要排隊等9個小時,怎麼算CP值都很低,但那些退休沒事做的老人們卻排得很起勁。我自從台中歌劇院和衛武營歌劇院陸續完成,可以用很低的價格看到高品質的歌劇製作之後就不想花太多時間和精力排站票。但不管怎樣,世界上只有一個維也納歌劇院,這次演出瑪儂引起搶購的重要卡司是秘魯男高音Juan Diego Flores。我決定先走完觀光景點再回來排隊,但最後還是重蹈去年的覆轍,敗在時差,走完景點回到旅館梳洗之後竟然不支倒地,睡到下午8點才醒過來,歌劇早就開演了。

第一天錯過瑪儂,逼得我只好排「沒有影子的女人」才得完成此行在維也納歌劇的使命。歌劇院站票是在開演前三小時開放排隊的人進入室內(這之前是在門外排隊),但售票口會在開演前50分鐘才開始賣票,也就是說想要排到第一個,即使是冷門劇碼也要排上3至5小時以上。我不在意站票的位置,但也排了2個半小時左右,就在快要輪到我買票時竟然殺出程咬金,站在售票口監督的劇院經理發現我穿的是短褲,叫我回家換完衣服再來。其實我穿旳不算是短褲而是像裙子的燈籠褲但他們覺得太短。火冒三丈的我回家換衣服但決定不看「沒有影子的女人」了,剛才失心瘋做了錯誤的決定,那麼難看的歌劇本來就不值得我排隊2個半小時,還要再站上五個小時看完整部歌劇啊。

後來我轉去VOLKS OPER人民歌劇院看奧芬巴哈的輕歌劇「天堂與地獄」它著名的序曲大家耳熟能詳,人人朗朗上口。這個歌劇院的卡司算是二流,但站票價格也是3歐元,加上沒有客滿還有位子可以坐,還算差強人意。還在調時差的我,半睡半醒才看完整部「天堂與地獄」歌劇,心裡很慶幸沒有堅持看「沒有影子的女人」要不然我可能會在維也納歌劇院口吐白沫倒地不起!13小時飛行的疲勞,加上火傷和工作累積的壓力,一直到第三天都已經到布達佩斯我還在調整時差!想要玩歐洲果然要趁年輕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