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納許跳蚤市場發現的棟方志功書法(下),開價70歐元,  跟上面的真跡比較起來, 您覺得如何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過以下這個關於口紅的故事,它也是我現在的心情寫照。

二戰時期,納粹建立了多處集中營。從進入納粹集中營的那天,婦女們就失去了做為女人的尊嚴。1945 415日,英軍解放了一個叫貝爾森的集中營,並把口紅當做急救物資一併送到集中營。當時參與救援的一個軍官回憶說:「集中營的女囚犯們光著身體躺著,但嘴唇卻塗得緋紅。口紅讓她們重新變成了人,變成女人。她們不再只關注紋在手臂上的號碼。她們終於有心思關心起自己的外表來。是口紅率先把人性還給了她們。」

1945年盟軍解放納粹集中營,走出來迎接他們的都是被餓到半死不活的人,這些僥倖存活的人瘦到幾乎看不出性別!你覺得在這種時候這些人需要的是食物嗎?不不不,這些被關在集中營的女人跟我一樣都需要口紅啊!我的下嘴唇就是從桃園飛到維也納在這13個小時之間長出連串水泡的,水泡裡面的組織液把水泡撐得又大又亮,我去找空姐要針線包,打算把這些水泡刺破,但空姐說長榮的過夜配備裡已經取消針線包,她們只有別針,別針那麼粗的針肯定穿不破我的水泡,搞不好還會造成感染,於是我打消主意,臉上既不能擦粉底液,當然更不能擦口紅,大概只能用萬念俱灰來形容我的心情吧,都已經人老珠黃了,帶著飛了13小時的倦容來到歐洲,還不能化妝打點得好看一點。實在很想打道回府,帶著這種臉玩歐洲,那我是寧可留在家裡睡大頭覺,甚至工作都更好一點,我覺得人人都在看我下嘴唇那一串水泡,心想這個亞洲女人到底發生什麼事。水臂也紅腫。正好抵到背包的揹帶痛死我了,脖子當然也不能倖免,癢得要命。

再加上發生兩件事,讓我更加不爽了。WOMBAT青年旅館對面Naschmarkt每個週末都有跳蚤市場,本來以為可以讓我cheer up一下,想不到並沒有。看到一幅漢字「華嚴」的書法,標示作者是「棟方志功」讓我眼睛一亮。不知是真是假,若很便宜就買回家,店主開價70歐元,「臨阿媽卡好咧」還不知真假的東西當然也不會下手,不過我猜攤主應該知道棟方志功是誰?才會開出這種見鬼的價格。

棟方 志功(むなかた しこう、1903年明治36年)9月5日 - 1975年昭和50年)9月13日)は、日本板画家20世紀美術を代表する世界的巨匠の一人。 青森県出身。川上澄生の版画「初夏の風」を見た感激で、版画家になることを決意[1]1942年(昭和17年)以降、彼は版画を「板画」と称し、木版の特徴を生かした作品を一貫して作り続けた。

  

               基本上這個跳蚤市場有點唬人,價格都開很高,我從來沒在這裡買過東西,維也納是旅途第一站,再怎麼想買我也不會找自己麻煩。那我去看歌劇或是聽維也納愛樂總可以吧?也不行耶!J'AI PAS DE CHANCE (我沒有那個命啊)-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