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奧芬巴哈的輕歌劇"天堂與地獄"(O rpheus in der underwelt)的劇照, 因為時差關係我在維也納半睡半醒中看完它,也用它來隱喻這次的歐洲旅行 

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我有個前所未有的悲慘5月。去年5月我在歐洲旅行,每天看歌劇快樂無比;2019年為了少請一天假,特地買了包含端午節假期的年假,也就是請9天假但可以整整玩上15天。但我沒想到火星竟然來攪局!據星座專家說火星在5月進入巨蟹座的命宮,5月會很忙而且會持續到六月,即使這段時間出國休假也需要繼續工作,這就是我現在的狀況,即使多瑙河就在距離我旅館走路五分鐘的路程,但完全失去的遊玩的心情,工作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嗎?我心裡升起了很多疑問。

一直以來按步就班的工作與生活,在這個節骨眼似乎需要做點調整,我要來一次巨大跳躍,把五月份offset掉,因為人已經在歐洲了,但我的部落格卻因為工作太忙碌而沒有更新,有時找到空檔追趕但總是還有3星期的差距。在多瑙河畔的布達佩斯旅館,清晨五點多醒來開始回覆工作的信件,讓我在出發前夕的意外事件之後火上加油,這讓我決定要捨棄5月份未完成的部落記事,直接跳到6月,不想記憶2019年5月最不堪的這些日子,寫部落格曾經是我生活的樂趣之一,它不應該變成負擔才對。

5月31日那天我在最後一刻勉強完成工作和交接,下班後趕回家整理行李,準備搭乘晚上11點半的飛機飛維也納。這是在一年前訂好的機票,很便宜但現在我卻一點都不想出發,這趟旅行完全沒有計劃,除了勉強訂好旅館之外,其他什麼都沒做,我的腦袋被工作操到一片空白,沒有心情規劃旅行細節!不過我把它當做是一個契機,一種完全不規劃、完全放空的自由旅行模式。出發前夕我最擔心的不是到時怎麼玩,而是出發那天中午開蒸飯箱拿粽子時被冒出來的水蒸氣燙湯的傷口會出現什麼變化?發紅的皮膚很痛,它們分佈在脖子、手臂和臉部(尤其是嘴唇)。通常我都下午才去拿蒸好的午餐,但是那天早上忙到天翻地覆,沒時間吃早餐,開蒸飯箱時也沒注意到燈號還是亮著,結果飯箱的門一開啟,強大的水蒸氣冒出來,讓站在它前面的我首當其衝,之前也曾經有過幾次類似的經驗,但它們都沒有這次這麼嚴重,當我從鏡子裡看到皮膚泛紅的自己時,心想「這次我麻煩大了!」

即使如此我也沒有另外買旅行保險,因為整理好行李,搭計程車到新莊車站,搭火車換高鐵再轉捷運到機場也差不多勉強趕上check-in時間,之前蓋了很多旅行印記的10年護照到期,這次辦了新的護照,幸好訂了直飛的長榮,在這種無論是精神或是肉體都「冒火」的情況之下,若是還要我轉機幾次的話,我可能會神經病發作而在某地拿機關槍掃射無辜路人吧!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