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到除夕年前一天,隔天幫三隻小貓打理好飼料,家裡徹底清理過一遍,丟了所有的垃圾之後才匆匆搭高鐵回南部過年。老弟已經依照往例把幾十個窗戶都拆下來洗過一遍,這是老媽還在世時養成的習慣,以前我常常為了洗窗戶的事而跟老媽起口角,因為她要求的標準很嚴格。幸好後來有老弟擋著,我只要做些換燈泡、掃地、拖地的工作就好,只是不太爽快的是我除了掃自己的房子之外,回南部也要參一腳,每天這麼勞累的工作難怪前陣子會得了皮蛇(帶狀疱疹)

我一回家老爸就好像是旱季盼到了雨水一樣,「你回新竹之前幫我把空地上那欉甘蔗剷掉!」那是一欉老媽種的白甘蔗。百思不得其解老媽為什麼要種榨糖用的白甘蔗,若種的好吃的紅甘蔗,今天也就不用輪到我出手把它剷平。起初我以為是個簡單差事,後來才發現根本不是這回事,已經長了好幾年的甘蔗,地下莖到處蔓延。如果你有跟甘蔗這種植物打過交道,就會知道它是難纒的角色,葉子上的倒刺會刮得你哀哀叫,採收甘蔗的工人一定會把身體包的緊緊,要不然一趟甘蔗田走下來,保證體無完膚,我實在是太久沒有跟甘蔗打交道了,完全忘了這件事,它們把我裸露的手和小腿刮得又刺又癢。

光是為了剷掉這欉甘蔗動用了鋤頭、圓鍬和日本買回來的除草鐮。花了大約一小時才搞定,把它的地下莖全部都挖出來,折損一把舊鋤頭(鋤頭柄和鋤地的金屬分了家),日本買回來的除草鐮因為敲到埋在地底的石頭而歪了一邊。滿頭大汗回家洗澡,雖然很累但總算完成老爸交辦事項。

隔天早上才起床,老爸說:「你昨天拿回來那把弄壞的鋤頭,少了一塊固定的金屬塊,這樣的話那支鋤頭就不能用了,趕快拿筢子去筢一筢看能不能找到。」於是我又拿了金屬筢子在昨天工作的地方攪和了很久,幾乎把原來凹凸不平的地都整好了,草也都順便除乾淨了,但還是找不到那塊金屬塊。眼看快到搭車的時間得要趕快準備行李,趕快跟老爸報告狀況,你知道他怎麼回答嗎!「沒關係!那我再去買一塊好了!」「買得到喔!一個多少錢?」「五十元」

機車咧!早知道一塊金屬片是五十元,我就不去找了,我的工時比五十元貴得多啊!忘了是在那裡讀到的故事,有對懶惰的兄弟到了播種季節卻還沒翻土準備播種,他們生病的老爸把他們叫到床前說是地底埋了黃金,但忘了埋藏的地方,於是兩兄弟賣力的挖很深,後來才知道他們的父親用心良苦,那年收穫豐碩。

而我呢?今年的過年假期因為體力勞動的關係,我的體重持平,並沒有像媒體講的平均每人增重1.7公斤,難道這是老爸要我減肥的詭計嗎?

 

昨天老王用Wi-Fi認識ㄧ個妹妹,聊天後覺得十分投緣。

約老王去她家說老公明天出差,老王很謹慎,問說:

妳老公會不會忽然回來?妹子說不會。萬一回來了,你就說是我

請你來做清潔~擦玻璃什麼的。反正快過年了,我老公不會懷疑。

結果今天老王到妹子家裡,好巧不巧,好死不死,他老公10分鐘後就回來。

老王只好擦了一上午的玻璃,還洗廁所,洗浴室…回家的路上老王愈想愈不對勁

創作者介紹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