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的語言課上到了學期中會做問卷,匿名調查對於課程的滿意度,我在初級德文留下對老師的評語「講許多小故事串聯當天的授課內容,刺激學習欲望」。我被這個老師迷住了,也被每次上課一個接一個的小故事迷住。

暑期班同學大部分是利用暑假來上課的高中生,上課認真的程度遠遠超過都是上班族的學生。我的法文已經上完第5學期,班上還有許多同學對於數字唸法搞不定,理由大都是上班很累,回家沒時間讀書。但暑期德文班的年輕同學完全沒這個問題,通常老師會在下課前藉由點名做一點小測試,這些年輕人不僅安全過關而且在下一堂課就把內容背熟,對於老師的問題對答如流。

這些年輕同學的表現完全不同於我等對草莓世代的認知,德文老師的小故事不只征服了我,也迷倒這些小孩子,大家對於老師的故事都很買單,德國(或是歐洲)觀點的故事完全不同於台灣媒體所提供無聊口水新聞,即使講的也是皇室或是政治的八卦消息,但怎麼聽都覺得非常發人省思,譬如最近聽到有關前西德總理施密特(Helmit Schmidt)的故事。

這一天老師教的動詞是wollen(想要) 、konnen(可以)和doch的用法,施密特、Egon Bahr和Willy Brandt的故事讓這上課的內容變得活靈活現,背起動詞變得更加容易了。

Willy Brandt於1969~1974年間擔任西德總理。1970年Brandt前往波蘭華沙猶太英雄紀念碑獻上花圈時,忽然在紀念碑前下跪並為納粹德國曾殺害的死者默哀,舉世震驚。Brandt在事後表示「我當時忽然感到,僅獻上花圈是絕對不夠的」,該事件即為史上著名的「華沙之跪」,後來成為德國與東歐國家關係好轉的重要里程碑。由於Brandt採取與東德及東歐國家友好的東進政策(Ostpolitik),並與波蘭、前蘇聯與東德簽訂協議,1971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然而1974年Brandt助理因從事東德間諜活動被捕,Brandt因此辭職下台。Egon BahrWilly Brandt任總理期間,與其他人共同創立了口號為「以接近求變化」的東方政策,目標是西德及東方集團國家之間關係正常化,特別是蘇聯和東德。

Egon Bahr是Willy Brandt的好朋友,老師說當人氣很高的Willy Brandt因間諜案而被迫下台時,挺他的Egon Bahr在公開場合大哭(不只是哽咽而已)。當時有機會接任總理的施密特與Egon Bahr會談時提到「Ich will nicht, ich kann nicht」「我不想(當總理)也不能」但Egon Bahr回答他「Doch, du willst und du kannst」「是的,你很想(當總理)而且你也可以」

只上一堂課就聯結三個政治人物和80年代的德國政治,也學到了德文,我只能說2018年暑期的德文班真是物超所值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