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40706.JPG 

南美洲來的妹妹幾乎每個都打扮得像要去巴黎紅磨坊表演的舞孃。 

 

5月的法國旅行,有2天坐夜車,3天住波爾多G的家,2天住Troyes Eliene的家,4天住巴黎青年旅館,所以真正付到錢的只有巴黎的76歐元,其他都用禮物及車票錢打發了。青年旅館現在已經比較進步,差不多都是4個人共用一間房和衛浴設備,只要把室友當家人,其實撐一撐也就過去,又可以省下很多錢,76歐想在巴黎住一晚好一點的旅館都還不夠呢!

 

但要把來自各國的室友當家人還真要有點能耐,我這次的室友共有幾組人馬,美國波士斯頓雙人組、中國採購妹、阿根廷雙人組、墨西哥雙人組、巴西獨行妹。我才抵達YH,已經住了一晚的中國妹一直問我巴黎那裡好玩,拉丁區、雙叟咖啡在那裡,採購名牌的細節,來巴黎事先不做好功課,拼命問一個才剛抵達的陌生人,這個人到底那裡有問題啊!

 

在歐洲住了幾次青年旅館,發現最大的族群是來自南美洲,因為飛機抵達時間的關係,他們經常半夜1、2點才抵達YH;她們也很容易認得出來,我幾乎已經可以從打扮和他們的行李來辨識,他們通常都帶著超大行李箱,裡面裝滿去夜店的行頭,就好像要去參加嘉年華會,我曾在攤開的行李箱看過紅色細跟的高根鞋,它們讓我回憶起小時候,只要一下雨我一定立刻把鞋櫃裡老媽的細根高跟鞋拿出來,穿到後院去走一圈,因為下雨後泥土變軟,只要走過的地方都會戳出大洞,那是我的下雨天基本娛樂之一。老實說我無法理解自助旅行帶高跟鞋這檔事,這些南美洲女人每天濃妝艶抺出門,常常在晚上11、12點我要上床睡覺時,她們正好打扮完畢要出門狂歡,幾乎沒有一個例外,那麼晚出門,可想而知回來時又是一陣吵鬧梳洗,我就這樣過了4天晚上,而最離奇的事發生在最後一晚。

 

若你有看過南美作家寫的小說,他們大致的風格都很類似,就是像馬奎斯「百年孤寂」或阿葉德「精靈之屋」那種魔幻寫實,在歐洲碰過這麼多來自南美洲的人,我覺得會出現這類的寫作風格好像也是理所當然。

 

第4個晚上,半睡半醒之中聽到高跟鞋的走路聲,已經在這裡住了3天的我覺得有點納悶,我的房間並沒有靠近馬路,怎會聽到行人走路的聲音??是我在做夢嗎?突然間走路聲停下來,然後我聽到扣扣扣的敲門聲,門外的人一直叫喊「Sara…」的名字,四周一片漆黑,是半夜但不知道是幾點,她是在敲我們的門耶!沒有人起來開門,我又不是Sara,所以只能繼續躺在床上,敲門及叫喊聲繼續進行,這時,睡我上舖的女人也開始叫喊「Sara」的名字,但我們的室友「Sara」決定不回應任何來自裡面及外面的呼喊,繼續睡覺,於是睡我上舖的女人和門外的女人開始了一場對話。

 

睡上舖的女人說:「現在幾點?」

門外的女人回答:「4點20分」 繼續說:「我和Sara約好要去xxx」

睡上舖的女人說:「但她爬不起來啦!」

外面的女人生氣的說:「那你給我地址,看起來我只好自己去了」

 

睡我上舖的人開始唸出一串地址,外面的女人重覆一遍,但顯然她聽到的有點誤差,所以我上舖的人開始一個字一個字拼出街名,還教她法文的唸法,門外的人又復誦一次,一切確認妥當之後,我聽到高跟鞋的聲音扣扣扣的離去。我們這位來自墨西哥的主角「Sara」自始至終沒有醒來,只有我這個會一點西班牙文的局外人用耳朵參與了一場魔幻寫實的巴黎YH午夜對話。

全站熱搜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