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了解為什麼老媽對於蓋房子很熱衷,她總共經手過的3次蓋房子大事業,其實也就是我們家族的房屋搬遷史,隨著她經驗的累積,蓋的房子規模一次比一次更大,最後一次也就是我們現在住的房子甚至可以說是「驚動萬教」成為鄉間傳奇,對老媽或是對我們家來說是「畢其功於一役」的傳世傑作。

   我的蓋房子格局遠遠不及老媽,但幾次改造房屋的經驗讓我嚐到一點甜頭,我現在才了解老媽那種蓋屋或改屋改到「上癮」甚至覺得很自豪的甜頭。我蠻喜歡跟施工的師傅聊天,經常可以從談話之中學到小撇步,所以能夠親自監工絕對不假手他人,我想老媽也是這樣,才會在蓋房子的三年期間每日都準時上工。現在台灣木工、鐵工或是泥作的中堅階層是由五十幾歲這一代撐起一片天,這批人也可以說是最後一代從學徒做起,經歷過完整個台灣起飛、用傳統工法大量起造房子的最後一代工匠。我記得小時候經常穿梭在家裡起造房子的工地,那時老媽對於來施工的師父非常敬重,她也會分辨出來那些人比較專業那一個是值得巴結的工頭。經過兩次起造房子的訓練,第三次由她親自操刀,與建築師討論細節,週旋在各種工班之間。那時我們只負責把大部分的薪水寄回家應付各種開銷,偶爾回家詢問蓋房的進度為什麼這麼慢,老媽總共花了3年的時間才硺磨出這個家,邊蓋房子邊籌錢是其中一個原因,另外一個是她太龜毛了,光是工班就不知被解散幾個。老媽在蓋房子之間累積許多知識,現在回頭來看房子的細節才知道她的堅持有多麼厲害。

    前陣子新竹浴室天花板請木工師父來施作,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浴室天花板(報價才7500),但施工師傅把所有的工具搬到沒有電梯的五樓,他說若不是我委託HOMEBOX接這個案子的話,他個人是不會想要接這種麻煩的小工程,而跟我合作過幾次的HOMEBOX設計師也知道我是不好搞的龜毛,所以才特地調動他們最有經驗的木工師傅過來支援。有誠意的聊天與尊重,搏得師傅的歡心,讓他抽空教我如何維修前陣子從外面撿回來的一張舊椅子,這張用舊工法卡榫製作的漂亮椅子,只是年歲已久加上黏膠脫落讓整張椅子變得不太牢靠而被丟棄,前主人應該有試著要修理但沒有成功,我撿回來之後也試著要改善但不得其門而入,這個木工師傅教我分解椅子,重新上白膠的撇步,弄好之後再換上新的八角扳手就可以了,我打算找一個晴朗的週末按步就班修理這張椅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