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出國是去德國,那次在柏林3天做了什麼有點忘了但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一件事是,自己千方百計想了辦法買票進到柏林愛樂廳聽到了柏林愛樂和海汀克指揮的演出,德佛乍克第七號交響曲,那是我第一次聽這首曲子而且後來也沒有常聽(這首曲子有點冷門),但是這個奇特的經驗和當時的激情讓我在那次之後,不管什麼時候聽到它的旋律時就馬上辨識出來,彷彿是嬰兒的銘印儀式,一輩子帶在身上,柏林愛樂和它駐守的愛樂廳就是有這個神奇本事。

    第二次到柏林是在很久以後的2011年,我又在柏林待了兩天,可惜那兩天柏林愛樂出城去巡演,我看到被卡拉揚提拔而大紅的小提琴家慕特與聖彼得堡交響樂團的演出,雖然也很精彩但好像少了什麼,我想是少了與愛樂廳匹配的柏林愛樂這個樂團。2011年去維也納愛樂駐守的金廳,又是出城巡演,換來芝加哥交響樂團和慕提指揮的演出,蕭士塔高維契的第五號交響曲非常精彩而且讓我畢生難忘;2012年在紐約卡內基廳買到由羅林馬捷爾指揮維也納愛樂的演出門票,這兩場音樂會彷彿少了什麼東西,我後來想想是主場表演的優勢,維也納愛樂在卡內基廳只是表現普普,本來就不錯的芝加哥交響樂團在維也納金廳氣勢如虹,那麼本來就很優的維也納愛樂在它的主場表演呢?只可惜這樣的主場表演我只有碰過一次(波士頓交響樂團)。今年五月歐遊我又要重遊舊地柏林,這次的願望是能夠在柏林愛樂廳聽一場由柏林愛樂(Berliner Philharmoniker)和塞蒙拉圖(Simon Rattle)的演出。我真的很想要也上網查好賣票的時間,柏林愛樂撥了部分的票可以透過網路下單。

    算好時差提前坐在電腦前等倒數開放,果真讓我點了進去,但看到最低票價是48歐(後來發現他們有十幾歐的低價票,但不提供網路販售),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往下點,但在取票方式稍微猶豫了一下(因為我搞不清楚什麼是collecting customer)十秒鐘後再點進去時, 發現只剩87歐以上的票, 這個時候我又猶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買,這樣又過了20秒,再點進去就發現全部sold out,前後不會超過3分鐘。以前我不知道什麼叫做門票秒殺,現在我已經充分了解,幸好沒有柏林愛樂廳,柏林的其他歌劇院也有不錯的節目讓我不致於那麼扼腕。

創作者介紹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