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蠻喜歡看到藝術家或畫家功成名就的故事,因為大部分靠藝術過活的人都過得不是那麼順利,有才氣有努力也不保證能夠賺到足夠的錢維持基本生活,梵谷就是其中最慘的例子。看到日本畫家草間彌生或奈良美智的作品越來越紅,紅到大家都買不起的地步,其實也蠻為他們本人高興的。前陣子去世貿參觀2018年台北藝術博覽會,展示奈良美智作品的畫廊是禁止拍照的(可能是為了杜絕仿製),對比最近在報紙上看到的「中國人假借奈良美智名義辦美展收取門票牟利」或是「中國某個著名的鳥畫家的作品完全模仿自畫家楊恩生的作品」的事實就可以知道,即使有名也要提防秃鷹突襲,錢也只是看得到賺不到。

現代作品被模仿或抄襲的機率超大,尤其在智慧財產權沒有被保護的中國,所以才會出現奈良美智或是草間彌生本人完全沒有被告知的展覽。最近發生的楊恩生鳥畫被中國畫家複製抄襲的事,楊恩生被抄襲的畫有一些是台灣特有種水鳥,他花了很多時間做田野調查再繪製而成,以前常在訂閱的大自然季刊裡常看到他的作品發表。但這種細節繁複的「鳥畫」,抄襲的中國畫家也只利用短期的合作計劃就把作品全部COPY起來,再利用後製方式處理就可仿得唯妙唯肖,氣憤的是即使握有證據但是文明國家也告不贏這種山寨國家。

前幾天回家姪子小諭拿了一張畫給我看,看到這張畫我的直覺反應是「咦!這幾隻狐獴畫得超有奈良美智風格」這足以說明奈良美智作品所帶的童真風格,以及易於模仿的特性,其實這也是奈良美智的個人風格,曾經看過NHK的紀錄片,這個畫家在創作過程吃了很多苦頭,被人誤解,覺得他腦袋有問題。小諭才8歲,根本不知道奈良美智是誰,當然不可能抄襲,但在2018年的藝博會現場,就親眼看到另一個畫家的風格超級類似奈良美智,他本人竟然也可以在現場展出而且侃侃而談自己的作畫心路歷程,本來想要停下來聽聽看他能講出什麼道理,但那天忙著趕場看畫就匆匆略過,天下文章一大抄,我覺得畫壇也差不多,在藝博會更能看出端倪,但即使是不要臉抄襲,有人也是做得若無其事。

我打算好好保存小諭的塗鴉,這幾隻眼神怪異的狐獴,是小諭的童真創作,對我來說價值遠超過奈良美智的真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