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anol con juan

很久以前認識幾個大學主修日文或留學歐洲的朋友,在多年不見之後碰面,問他們是否還能講當時學到的外語?他們異口同聲的說,自從回台灣工作或是工作場所沒有用到的機會,以前學的全部都忘了,想說也說不出來。到德國留學的那位還特別惋惜的說「真可惜,德文超難學,當初為了學會德文吃盡苦頭,回國不到十年全部忘光光!」這個朋友在德國讀書超過五年。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