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啦,我們也不是每天漫無目的的坐車旅行而已。基本上姊還是按照計劃表來走,大概都有一個目的地,只是會做細節修正,譬如像『吃溫泉大餐』這件事,一開始她應該不是隨便排在行程表上敷衍了事,我相信她不是這麼邪惡的人。

 

記得剛到日本時,姊還看資料,指著一家鶴溫泉,說是很古老又很有名,最重要的是每晚一人一萬日幣,是那個溫泉區裏最便宜的其中之一。我看看圖片,雪白的冬景中,露天溫泉的熱氣嬝嬝,讓我想起第一次在日本體驗雪景中泡露天溫泉的美好經驗,馬上大力說:『好好好,就這一家。』姊的神情看起來應該也是這麼想。但是,快要接近目的地時,她竟然晴天霹靂的宣佈晚上要住YH。『什麼!你不是說要住鶴溫泉嗎?』我簡直無法置信。但是她很快的算給我看:住一晚一人要一萬日幣,折合台幣三千多元,四個人就要一萬三四千了。但是住YH,每人頂多一千台幣,四個人四千,馬上省了一萬,喂,差很多咧!是是差很多啦….但但但是我很想吃溫泉大餐啊!!

 

姊馬上又給我畫了一個大餅:『沒關係啦,到了十和田,那裏的YH博物館,晚餐非常豐盛,我上次吃得好飽好撐,是非常飽喔。』聽到這裏我馬上燃起希望,但是姊又附了一個但書:『可是那一家YH非常難訂,通常不接受電話預約,非常跩,你一定要到那裏給他們看,要看爽看順眼的才會讓你住。』天啊,這是什麼Yh啊,但是為了吃,為了這唯一的機會,我連尊嚴都不要了,竟然說出很沒格的話:『如果他不讓我們住,我就給他跪,說我們千里迢迢從台灣來,就是為了吃他們的餐。』我腦中一直出現電視上看到溫泉大餐那種擺滿桌的豐盛樣子。小弟雖然沒說什麼,但是我相信他也很期待,老媽也是。想想看,誰會喜歡一直吃泡麵或是合吃便當或是合吃拉麵…..,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我們其他三人對這一餐的期待有多大!

 

結果要到十和田之前,姊還是打電話試了一下,咦,竟然在電話中就答應了讓我們住!太好了。到了Yh後,進到他給我們的房間,YA!是一間和室,就像電視上看到的溫泉旅館的那種樣子,我的情緒開始高漲,小弟說要吃完飯再洗澡,我說不行不行,一定要先去泡溫泉,然後再吃大餐,姊當然讚成我的說法,本來就是要這樣了。

 

現在,我們除了洗完溫泉沒有浴衣可以穿之外,一切就朝著美好的晚餐前進。終於,六點,吃飯時間到了,姊說他們六點準時開飯,晚去飯就涼了。所以我們當然是很準時的到達囉!各位,當我們滿懷希望漸漸逼進我們的餐桌時,你知道我們看到什麼嗎?我們看到每人面前擺著一個有小爐子架著的湯鍋,旁邊的小籃子裏裝了一些些蔬菜、一小團蒟蒻絲、三塊小雞肉,另外一個小長盤裏躺著三塊小小小的生魚片加兩小片透抽(我相信要把東西切到這麼小,一定花了一些時間),而另一個迷你碟子裏是孤零零的醬菜,你能體會我們的心情嗎?小弟癱在椅子上問:『這是什麼?』這個叫大餐嗎?尤其他又不吃生魚片,菜就更少了。而我已經說不出話來。小弟繼續:『女中呢,不是都會有女中來服務的嗎?』我們完完全全以電視上那種溫泉大餐的樣子來期待的,但是YH裏那會有女中呢,姊罵我們不知好歹,這家YH已經是青年旅館中算是相當不錯的了,因為它是一家旅館兼營的,服務比一般YH好多了。

 

但是我們完全聽不進任何解釋,這一餐就在極度失望中把飯吃完,姊多了我們的白眼配飯,而我則是不斷張望斜對面的以一萬多元日幣住進來的客人,他們究竟是吃些什麼呢?

 

『吃溫泉大餐』的希望,到此為止可說是完全破滅了。我一直在想為什麼老姊的形容和我們的想像有如此大的差距?她說那一家YH博物館的餐是有口皆碑,而聽她講述上次來這裏吃飯的經驗,是飽到只差沒說吃到翻過來而已,為什麼?這究竟是為什麼?平平是盧家的人,難道胃容量差這麼多?後來我想,大概是姊平時厲行一餐政策,胃的活動能力降低很多,否則根據數十年來和家人一起吃飯的經驗,那一餐決不是大餐,只是小菜而已。

 

隔天去吃早餐時,當我們走到飯廳,哇塞,是buffet!是buffet呢!好多好多食物啊!這是我們十日遊程中看到最多的食物,想也知道我們裝得多滿。姊說我們是托那些付很多錢的旅客的福,但不管如何,我從住進這家YH心情洗三溫暖的經驗中得到二個結論:那就是一、對老姊的話一定要保持懷疑態度。二、在接下來的行程裏,抱著低調甚至絕望的心情,才可能會有驚喜。

雖然溫泉大餐沒吃到,溫泉倒是幾乎天天洗。日本的東北有很多著名的溫泉區,但是呢,我們並沒有到任何一家像樣的溫泉洗過,全部是YH裏的大澡堂,那種氣氛是差很多的,只是也聊勝於無了,我所有的期望已經都降的很低很低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