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0第二天(10/5)星期日 火車在清晨抵達信濃大町(AM5:10)轉普通車至白馬大池(JPY540)AM5:46,再搭AM7:09巴士至姆池高原(JPY270) ,寄放行李在車站後,從姆池高原8:00-姆之森8:17 by lift ,姆之森8:30-自然園8:36 by rope way(往返JPY3000) , 姆池自然園遊覽AM9:00-12:00(門票JPY300)

        下山住在信濃木崎YH,現在改名為白馬山麓YH,但經營旅舍的老頭性情還是和以前一樣,有夠機車。這次因為我的日文有點長進,用了最諂媚的日文誇他太太的廚藝,他免費送我兩本日本YH手冊。這裡住一晚附早晚兩餐價格為JPY4800

      車子抵達信濃大町後我們只有5分鐘可以轉車,往南小谷的火車在另外一個月台等著,大家急忙揹起沈重的背包穿過月台階梯進入車廂,正要鬆一口氣時,才有個眼尖的同事發現少了一個人,我趕快叫全部同事離開車廂,跑到原來的月台找人,看到我那寶貝同事正像二愣子一樣坐在椅子上,心中不禁一肚子氣,人矮腳短也就算了,還不曉得動作快一點跟上隊伍的步伐。結果火車為了等我們還稍微延後出發,真是丟臉。

早上五點多抵達白馬大池車站,有一隊中年女士登山隊和我們一起下車,聊起來才發現她們是看了前幾天朝日新聞關於白馬紅葉的報導而來的,而我是因為從日本JR網路上的紅葉情報, 而得知明年二月即將舉行長野冬季奧運的白馬地區現在正是漫天楓紅。

出發前從NHK電視台的一週氣象得知會是陰天,結果竟然是個登山客最痛恨的下雨天。一開始天氣還好,纜車逐漸昇高發現山腰上的樹林已經開始變色,樹林中間穿梭著被林蔭遮掩大半的野溪,清清見底的流水使我們都直覺認為一定有鱒魚悠遊其中。

走出姆之森纜車站,在細雨之中往姆池自然園的纜車站方向前進,撲面迎來的是溫帶地區樹林特有芳香及冷洌空氣,我們一直在研究那是什麼樹的香味,後來得到的結論的松脂的味道。到達姆池自然園後,雨勢逐漸變大而不得不撐傘遊園,白色霧氣蒸騰迷漫使我們無從體會白馬的楓紅之美,沿路只見枯黃的水芭蕉(類似陽明山竹子湖的海芋,但是植株較矮)和掉光葉子的小灌木,自然園還沒有全部逛完就已經變成傾盆大雨,但坐纜車回到山下後天氣卻又放晴了。

 

我們直接坐巴士到白馬市轉乘火車到信濃木崎的青年旅舍,找了好久才到YH(是一位小學生MAKOTO帶的路),因為路口新蓋了一家大型的溫泉休閒館,和我記憶中不太相同。雖然路入口景觀改變許多,但走進裡面還是那個純樸小村信濃木崎,新蓋的建築物和四周環境蠻協調的。青年旅舍也改名了,以前叫做信濃木崎青年旅舍,現在則變成白馬山麓青年旅舍,但是老闆還是那付囉嗦的死德性,如果不是附近沒有更適合的住宿點,我是再也不想來住第二次。

 

為了拍V8而帶了許多電池來,充電電池用完時才想到忘了帶充電器來,明天起此行的精華美景(黑部立山)才正要展開,而我卻只能眼睜睜地對著那台笨重卻毫無用武之地的V8乾瞪眼。

 

 

第三天(10/6)星期一 信濃木崎AM7:40-信濃大町AM7:46 by JR火車 ,信濃大町8:10-扇澤8:50 by bus , 扇澤9:00-黑部水壩 9:16 by tunnel bus,走路十分鐘到黑部湖車站,黑部湖9:50-黑部平9:55 by cable car, 黑部平12:20-大觀峰12:27 by rope way, 大觀峰13:00-室堂13:25 by tunnel bus ,在室堂(標高2650公尺)附近閒逛2小時,走路到一之越山莊,繞行室堂附近的水池,然後從室堂走路至雷鳥澤山莊住宿(40分鐘左右,有溫泉) 住宿費(JPY5500) 早晚餐都吃自備的泡麵及點心。

 

    大清早YH老頭催我們趕快吃早餐,以免趕不上7:40的火車,好像怕我們賴著不走似的,我們是來渡假又不是在台灣爬山趕路。本來覺得7:40出發實在太早,但坐了巴士到扇澤看到人山人海的渡假人潮,全都是老態龍鍾的老公公老婆婆,才暗自慶幸幸好有早點出發。著名的黑部立山登山鐵道沿途要變換六種不同的交通工具,大概是今天天氣實在是太好,也有可能是10月正是日本國內旅遊的旺季,也因為黑部山區紅葉正high到最高點而吸引大批遊客,我在兩年前的同一時間來時也沒有看過這種人潮。

 

  光是排隊就耗上一段時間,不過由於工作人員有處理大批遊客的經驗,所以即使在等待時也不枯燥,因為站長還會講笑話(如果聽得懂的話)並且推銷與黑部立山相關的圖書。他們先發了整理券給每個遊客。到達風景最美的景點黑部平時,我們就可以很安心的到處逛逛拍照,等到廣播叫號碼時再去搭車即可,這也是我最佩服日本人的地方,總是把所有的事情處理得有條不紊。看到遊客如此多,不禁開始擔心晚上是否有地方可以住,所以抵達黑部平後就打電話訂雷鳥澤美人的床位,好像大部分的人都是一日走完90公里的全程,大概是因為在山上住宿太貴了吧,在通舖的山莊住一宿吃兩餐要價日幣9300(台幣2400)

 

室堂平算是第一次來!它是四周是被三千公尺所包圍的寬廣台地(標高是2460M),第一次來黑部立山時,為了省車錢所以就在室堂平的前一站雷殿下車,然後去攀登立山連峰,那次只能遠遠從一之越及雄山山頂俯望室堂平;第二次則是在大雪紛飛的11月初時抵達,由於天氣狀況出乎意料之外,所以一步也沒有踏出過室堂平車站就下山了;而這次終於如願以償。室堂平四周最高的山是立山大汝山(標高3040M) ,日本三大靈山(立山大汝山、富士山、白山)之一,因為在九月初已經下過初雪,所以山頭皚皚,但使用一般裝備仍可登頂,由於我們的時間有限所以只走到一之越就回頭了,離登頂還需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其實我已經登過頂,但若情況允許的話還是想再登頂一次,這算是我的壞習慣吧,見到高山就想征服就想登頂。

 

回程繞道經過兩個池塘,那是我遠望過無數次的景觀,今天終於得見廬山真面目。從室堂平到位於地獄谷的雷鳥澤美人山莊我沒有走過,因為上次是從立山連峰直接下來的。不過邊走邊找指示牌也輕易就抵達山莊,我把兩年前走過的路和今天走的路連起來之後,已對室堂平的地形有個概略的了解。

 

很喜歡日本的原因之一是到那裡都可以洗到溫泉,縱使設備不是非常現代,但絕對會非常乾淨而體貼,地球上真的無法再找到像日本人這樣龜毛的民族了,弟弟常說日本是最符合他對天堂想望的國家!這樣講好像有點誇張,但路上碰到許多事情都讓我深深覺得日本人的工作態度真的是想把自己的國家建設成天堂。

 

從一之越走到室堂平的途中看到一幅令人難忘的景象,有許多工人正在舖設步道,一般的作法是把石頭排列在步道上,然後把混凝土灌在縫隙及石頭表面上就算大功告成,但他們還加了一道令人匪夷所思的步驟:特地從大老遠運水來棈洗石頭,用刷子來刷掉石頭上的泥土以加強混凝土的附著力!平凡的築路工人竟然會將這種微不足道的工作做得像是百年的輝煌事業,這樣的國家真是令人畏懼啊!

 

來到山莊,大家都很想吃飯,於是由我居中當翻譯問價錢並詢問全體同事的意見,討論很久也問了老半天,後來還是決定素泊(只付住宿費) ,我覺得很不好意思,但老闆只是笑笑說沒關係,還免費提供熱開水供我們泡麵。接著記帳的同事發現他的記事本不見了,決定一個人走回一之越山莊尋找(那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他沒帶手電筒去卻直到天黑後很久才回來,讓我們好擔心,雖然這裡的山區狀況比台灣好多了,步道清楚、山莊遍佈,但人在國外還是小心點為妙,若發生山難光是搜救費就會讓你破產,半世不得翻身。

 

吃過晚飯,趕快打電話訂明晚在富山的旅館,這時在台北紀伊國書局買的那本書全國安宿終於派上用場,我由最便宜的先問起,問到第二家佐渡旅館時就決定了(離車站兩分鐘) ,住這麼近表示我們後天在富山會有很充裕的時間遊玩。本來在晚上8點時就準備睡了,但是原本在樓下大廳看電視的同事們很興奮地跑上來說,有個日本人一直想和他們聊天,但是英語太差不得其門而入,問我要不要去當翻譯,想想也是不錯的經驗就下去了。

 

 

原來我們一行八個人揹著登山背包的模樣,從信濃大町開始的一路上就很引人注目,這位佐藤光雄先生在路上就很想和我們搭訕,無奈和陌生人談話實在不是日本人的專長,所以後來就放棄,想不到竟然會在這個山莊又碰面,於是就不恥下問了,由這次聊天當中學到很多知識,譬如說:我直到那天才知道日本偷襲珍珠港的開戰暗號是登上新高山 ,這也是這位佐藤先生一直不想去爬玉山的原因(日據時期名為新高山) ,因為那意味著戰爭。在對話實在無法理解的時候,在一旁的小學老師河端史子(FUMIKO)也當我們的翻譯,她會一點英文,有時候也可以派上用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