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簡文彬的導聆比起任何其他樂評家的導聆更有說服力

2019年台中歌劇院 TIFA台灣藝術節,我買了6場門票,會員可以提早購票而且買特定幾場節目還可以享有`75折優惠,即使臨時有事不能去把票送給別人都划算,因為每次都選最低票價的位子,即使在第一時間購買還是可以選到不錯的位子,這次的TIFA系列還得到前一百名訂購套票的早鳥禮物,一個蠻漂亮的伊聖詩杯子。

花了台幣375元看了德國萊茵芭蕾舞團《馬勒第七號》應該是本年度的最大好康,它是由簡文彬指揮台灣交響樂團演出馬勒第七號,芭蕾舞是由德國的萊茵芭蕾舞團演出,演前導聆是由簡文彬親自上場,以指揮的角度來解說交響樂團和編舞者之間的互補之處,他的人氣很旺,講話直白又切中重點,最後還加了一句「演出結束請用力鼔掌,這個舞團總共40幾人千里迢迢從德國來為我們演出,我們要讓幕起幕落讓舞者忙著謝幕感受台灣人的熱情!最後也別忘了幫在下我本人鼔掌打氣!」可愛的簡文彬讓大家情不自禁笑出聲來。演出結束觀眾瘋狂鼔掌,當然不只是因為簡文彬一席話,因為實在是太精彩了,不論是樂團、指揮或是芭蕾舞團本身。本來我看到曲目是馬勒第七號有點猶豫,但看在編成芭蕾舞的份上就勉為其難買了票,想不到亢奮指數直逼2012年1月在瑞士巴塞爾歌劇院(Theater Basel)看到的芭蕾舞劇The Fairy Quee(仙后),是英國作曲家普賽爾(Henry Purcell)的音樂加上管弦樂團現場伴奏,交響樂團+芭蕾舞共同演出的效果讓人非常驚艶。

編舞馬汀.薛雷夫用馬勒第七來呈現猶太人的流離失所及為了建國的千年奔波,一向習慣看經典芭蕾舞碼,例如天鵝湖、吉賽兒之類的有劇情芭蕾舞,用純粹古典音樂編舞更加可以激發想像力,我是沒想過像馬勒這種硬梆梆的音樂竟然編成芭蕾也可以這麼觸動人心。

芭蕾總長度80分鐘,但我沒花太多時間看完謝幕,為了省錢我決定捨高鐵搭巴士到台北,心想這次有3個半小時應該是綽綽有餘。有次搭巴士從台中趕到台北聽NSO演出,結果錯過上半場第一首曲目,大概慢了5分鐘左右,這次再把出發時間提前半個小時,想說應該夠用但人算不如天算途中下起滂沱大雨,塞在高速公路一段時間,最後還是以遲到5分鐘收場,就在我很懊惱錯過倫敦愛樂的第一首演出曲目時,發現整場演出延後5分鐘,最後我還是有趕上,但下次還是搭高鐵比較妥當而且比較優雅,因為下了巴士再換捷運,再從愛國東路的捷運站跑到國家音樂廳真的蠻累的,下雨天帶著濕濕的雨傘,急急忙忙進場找位子又沒辦法聽演前導聆,倒不如多花個幾百元搭高鐵。這次經驗完全突顯高鐵對於音樂會趕場的重要性。

德國萊茵芭蕾舞團首度來台 《馬勒第七號》驚艷登場

  台灣好新聞報 (2019-03-07 19:24)   記者賴淑禎/採訪報導

台中國家歌劇院將以德國萊茵芭蕾舞團《馬勒第七號》揭開2019年台灣國際藝術節(NTT-TIFA)的序幕,由藝術總監馬汀.薛雷夫(Martin Schläpfer)率40位舞者、簡文彬指揮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近百位樂手,3月9、10日在大劇院演出。

這是台中第一次以大型管絃樂團現場搭配現代芭蕾的表演藝術盛事,不僅可以欣賞到德國萊茵芭蕾舞團精湛舞技與肢體的音樂性,更能感受馬勒第七號交響曲的蓬勃生氣與狂暴、陰鬱與甜美。馬汀.薛雷夫表示,馬勒的第七號交響曲是一部極具衝擊性、創造性的作品,豐富的情感與縝密的結構被精細的組合起來,樂團在演奏上就已有相當的困難度,更不用說還需與舞團現場合作。因此他在創作時以完整表現馬樂樂思為優先考量,且必須符合舞者的肢體語彙,達到兩者的平衡,是《馬勒第七號》最大的挑戰,也希望帶給觀眾嶄新的感受。

生於瑞士的編舞家馬汀.薛雷夫(Martin Schläpfer)在伯恩芭蕾舞團開始擔任藝術總監,在德國梅因茲芭蕾舞團耕耘十年之後,獲聘為德國萊茵芭蕾舞團藝術總監,把舞團調教成歐洲一流舞團,他也被公認為當代最有創造力的編舞家之一。由於萊茵芭蕾舞團固定與萊茵歌劇院轄下的杜伊斯堡劇院和杜塞爾多夫劇院演出,因而馬汀.薛雷夫常有機會與管絃樂團合作,以現場演奏古典音樂來編創舞作,如巴哈、海頓、莫札特、布拉姆斯、巴爾托克的樂曲都曾入舞,而馬勒的第七號交響曲則是薛雷夫所處理過最宏闊精微、結構複雜、最難演奏的音樂。

簡文彬與薛雷夫共事多年,對於薛雷夫敏感的音樂直覺非常驚訝,他說,學音樂的人有很多要花很多年來學習、分析,才知道音樂的走向,但是薛雷夫跟林懷民老師一樣,一聽就知道音樂接下來怎麼走。簡文彬指出,第七號交響曲一反馬勒的創作習慣,將所有菁華集於第一樂章,在第二、四樂章安排了夜曲,期間夾著詼諧曲的第三樂章。之後馬勒筆鋒一轉,以C大調寫了華麗光明的第五樂章,但是在喧鬧震天的聲響中,卻有一種空虛苦澀。

薛雷夫分享指出,對於馬勒音樂的眾多感受,我會轉化成為舞作畫面。像是第三樂章。要讓觀眾可以很清楚看見一群像是女巫的舞者圍著篝火,這些舞者穿著裙子和靴子,舞台上出現一種古怪的氛圍,如同音樂給我的感受。然而,第五樂章我設定舞者在舞台上像是進行「大風吹」遊戲,一群人圍著椅子轉,永遠比人數少一張的椅子,呈現一個被排除在外,或是少數的象徵。這是跟舞者反覆嘗試後,決定用此意象來回應音樂,而讓我們不被音樂所困在一角。

簡文彬表示,馬勒的交響曲非常有敘事性及戲劇張力,此次與舞蹈的搭配,更能展現台上台下豐富的情感流竄。透過跟薛雷夫的合作,更刺激了他對音樂的思考,對音樂也有新的認識。

另外台中國家歌劇院開門計畫與中部學子一同體驗芭蕾之美這次中華開發金控與歌劇院合作「開門計畫」,持續深耕,推廣藝術扎根,3月9日將邀請彰化、臺中等地區的師生欣賞《馬勒第七號》。德國萊茵芭蕾舞團也特別安排舞團芭蕾指導萊姆斯.沙吉納(Remus Şucheană)指導文華高中舞蹈班,讓臺中在地的舞蹈學生,藉著國家歌劇院邀演之便,與國際舞壇接軌。

 

2019 NTT-TIFA 德國萊茵芭蕾舞團《馬勒第七號》

對我而言,第七號交響曲展現馬勒真正樣貌。聽愈多次,愈能感受其音樂帶來的無限想像。
馬勒喚醒了我過去不曾出現的編舞特質。

編舞家馬汀.薛雷夫



馬勒有句名言:「交響曲必須要像這個世界,它必須無所不包。」因而,交響曲不只是聲響或形式結構的安排而已,而是世界的映像;所有的愛憎悲喜、壯麗晦暗都交織其中,豐富的程度甚且超過這個世界。

馬勒的第七號交響曲有五個樂章,演奏長度超過一小時,薛雷夫以整首交響曲編舞,舞台成為整個世界的縮影,舞者時而穿著靴子、足尖鞋或芭蕾舞鞋,時而赤足,在馬勒交響曲的恢弘結構中,以肢體盡現人生的艱難。加上由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現場指揮國立臺灣交響樂團演奏馬勒第七號交響曲,舞與樂的契合搭配,將帶給觀眾雙重享受。

編舞/馬汀.薛雷夫 Martin Schläpfer
早年在瑞士與倫敦皇家芭蕾學校習舞,加入巴塞爾芭蕾舞團嶄露頭角,繼而開始教學、編舞。在1999年接掌Ballettmainz之後,舞團銳意精進,自 2009/10 舞季起擔任德國萊茵芭蕾舞團藝術總監,一年之後,便獲德國《舞蹈》雜誌「年度最佳編舞家」榮銜。

薛雷夫創作的舞碼超過60部,淬煉出特色獨具的現代芭蕾美學,是當代最有創造力、最成功的編舞家及芭蕾導演之一。他曾受邀為巴伐利亞邦立芭蕾舞團等重要舞團編創作品,獲得德國浮士德獎最佳編舞、瑞士舞蹈獎(Swiss Dance Award)等多個重要獎項,他將在2020年出任維也納國家芭蕾舞團總監。

指揮/簡文彬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國立藝專(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鍵盤組畢業,維也納音樂暨表演藝術大學指揮碩士學位。1996至2018 年擔任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長達22年;1998至2004年為日本太平洋音樂節駐節指揮;2001至2007年為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在任內推動「定期音樂會系列」、國人作品委託創作及錄製、「歌劇系列」等創舉,並在2006年樂團20週年時推出華語地區首次自製之華格納《尼貝龍指環》四部曲;2014至2016年擔任國立臺灣交響樂團藝術顧問。2014年9月獲頒第十八屆國家文藝獎。

德國萊茵芭蕾舞團
來自16個國家的43名舞者組成了《泰晤士報》稱為「表現力強、有勁而性感」的德國萊茵芭蕾舞團。經過現任藝術總監薛雷夫在2009年的重整,該團已經成為德國最成功、最有創意的芭蕾舞團之一,於2013、2014、2015和2017年四度獲選為德國《舞蹈》雜誌「年度最佳舞團」。除了演繹藝術總監暨首席編舞家薛雷夫的舞作之外,也經常於國際各大舞台和藝術節演出經典舞劇及當代首演作品。

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創立於民國34年,為臺灣歷史最悠久的交響樂團。團址座落於臺中霧峰,是擁有完整軟硬體的全方位音樂團體。創團72年來,在歷任團長的奠基與現任團長劉玄詠推展之下,樂團累積豐富的演奏經驗,受邀合作演出的國際團隊及音樂家不計其數。在前任藝術顧問水藍及簡文彬帶領之下,奠定良好基礎。樂團以向舊傳統取經,與新時代接軌,以提昇全民音樂生活,達到社會和諧美好為目標。

| 演出製作團隊 |
編舞/馬汀.薛雷夫
指揮/簡文彬
音樂/古斯塔夫.馬勒 第七號交響曲    
舞台暨服裝設計/弗洛里安.安堤
燈光設計/沃克.維哈特
演出暨製作單位/德國萊茵芭蕾舞團
樂團/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