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來我家感想都是「你真的很會買」在某種程度上我遺傳到老媽喜歡囤積東西的惡習,我們都喜歡從外面搬回覺得可以再利用的東西,新竹的家有一些老家具是我從回收垃圾堆裡搶救來的,椅子、藤編老櫃等等,它們完全溶入我想表現的「tone調」在整理南部老家堆積的物品時,我完全可以理解老媽保留那些雜物的心情。問題是帶回家之後的行動,堆著呢?還是活用它?這一點我是屬於百分百的後者,這也是朋友來家裡時覺得我「很會買」的感嘆!

家裡有2個德國黑森林木頭咕咕鐘,一個是德國買回,另一個是網路上挖到的舊貨,網路買的鐘寄到後才發現少了鐘擺和一個鐘錘,自認倒楣的把它和另一外一台咕咕鐘共用鐘擺和鐘錘,也就是說每次只能讓一個咕咕鐘運作,為了避免機械太久沒用故障,每隔一段時間我會把整組動件換到另一台咕咕鐘。曾經試著在網路上找配件但開價很高,我當然不可能花這種寃枉錢,也曾試著要去德國或奧地利的舊貨市場尋找但一無所獲。有一天在整理家裡時發現幾年前在日本跳蚤市場買到的鐘擺(我當時可能是發了神經才買了這支鐘擺)在分類仔細的大江戶古董市場裡,這個專賣鐘擺的商人收集各種迷人的鐘擺,讓我忍不住買了一根黃澄澄的鐘擺。

這根鐘擺是大型座鐘用的,尺寸跟小咕咕鐘根本不搭,但我試著把它掛到咕咕鐘上面,那個咕咕鐘竟然滴滴答答的忙碌起來了,只差一個錘子就可以讓這個黑森林咕咕鐘復活,這時突發其想,其實有點重量也可以吊掛的東西就可以取代鐘錘了。接著我忙碌的在家裡翻箱倒櫃,有一個東西雀屏中選,那就是在日本跳蚤市場買到愛奴族木雕,用木塊雕刻的愛奴圖騰(有點類似復活節島石雕人像的表情),後面刻著「阿寒湖」!我猜這是某個日本人從北海道帶回的紀念品,某次清掃時被掃地出門,輾轉流落到跳蚤市場,最後被我用日幣一百元買到,現在它讓我的德國咕咕鐘開始咕咕叫了。

若是最近來我家就會看到客廳有兩個咕咕鐘忙碌的發出聲音,在半點或整點時它們會一起發出聲音,這些咕咕鐘有的配著大鐘擺,有的吊著一塊人臉雕像,看起來或許有點怪怪的,但它們都在訴說老物新用的價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