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老媽自己就用了三個冰箱和一個冷凍庫,裡面冰的都是她做的漬物和陳年的食物。耗電的冷凍庫在老媽去世之後的第一個階段幾乎被我們全部扔光,清出來的都是一些陳年的包子饅頭和魚、肉,唯一可以吃的是一包干貝,我們把干貝解凍煎來吃,老爸問我去那裡買到這個好東西?後來陸續清掉冰箱的東西,停用其中一台冰箱,冰箱冷凍庫裡有許多破布子,扔掉之前我其實有點捨不得,那是老媽在很多年前親手做的,但家裡根本沒幾個人對這種東西有興趣,而且數量又這麼多,把冰箱冷凍庫塞得滿滿的,那時我只象徵性的留了一個,剩下的都丟掉。

我把那包破布子帶回新竹放在冰箱冷凍庫,一直到前陣子清冰箱時才又翻了出來,實在想不出來用它做什麼,正好當時買了幾個虱目魚頭,就把它跟破布子一起煮湯。吃了一口魚湯我就後悔了,我經常在煮虱目魚頭(煮薑湯或是用醬油紅燒)但從來沒煮出這麼好的味道,都是靠那包醃破布子來提味的。那天我在新竹的餐桌邊吃邊想,我到底有沒有丟掉全部的破布子?是否在某個冰箱裡還留了一些?隔週回南部在冰箱裡翻找後才死心,媽媽做的破布子真的都沒有了。破布子事件之後我繼續整理老家丟東西,但把一罐罐的醃漬物全部集中保存,就先放著,搞不好那天會用到!

又是拜清冰箱之賜,也因為冬天經常燉熱湯暖身,前陣子我從冰箱翻出來一罐竹筍酸豆,用它燉了排骨,竟然也超好吃!用醃竹筍煮了裡面包肉的石記魚丸,什麼調味料都沒加,連老爸都讚賞不已,問我是怎麼煮的?我輕描淡寫的說「就是老媽做的那些東西啊」從此之後我就開始正眼打量那些醃漬物了,大大小小加起來大概有20幾罐左右,有的是甜的冰糖桑椹,大部分是竹筍酸豆、鳳梨酸豆或是用鹽巴層層疊漬起來竹筍。以前我偶爾會在有機綠市集買自製的漬物或泡菜,但老媽問我要不要帶一些她做的漬物去新竹時,我卻不屑一顧的拒絕,有次勉強帶了濃縮桑椹汁但也大部分送給同事。

現在我勤快的用著老媽的漬物入菜,覺得很好吃卻找不到人可以表達感謝,想起老媽以前試著說服我帶走這些漬物時的表情,覺得自己真是太不孝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