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我蠻喜歡做打掃工作,把雜亂無章的東西整理歸位。閒暇時在家裡,與其看電視、划手機,我是寧可打開愛樂電台,然後拿塊抺布到處擦擦抺抺,挪家具、擦拭燈具或是把床單和窗簾拆下來清洗,花半天時間把家裡弄得清爽透亮。新竹的房子花掉最多時間,有時會去打掃台北的房子,每兩星期回南部時我也會順便整理老家。

新竹和台北的房子面積比較小,整理半天就可以看到不錯成果,蠻有成就感的,但南部老家就不是這樣,它像海一樣DEEP。每兩星期回去,每次整理相同的地方(老爸常用的廚房、浴室和客廳)就讓我累歪了,更不用提其他區域。快過年了我決定好好把老家清一清。

                清理老人住的房子有極大的風險,因為他們喜歡藏東西,錢和貴重物品之類的。為了不要誤丟東西,只好耐心的一樣樣拆開仔細檢查,老媽堆積最多的是各式各樣股東會紀念品,這些當初花了20元手續費託人領來的東西,它們現在大部分變成無用的垃圾。過期的香皂、沐浴乳洗手乳,寫不出水的原子筆、電池漏液無法使用的LED手電筒、鑰匙圈、品質不佳的DIY工具組。這些東西被藏在家裡每個角落,整理了三天,丟掉大概一卡車的紙箱紙盒和不能用的廢物,我把可用的物品全部集中,打算有空再來看怎麼處理。如果老媽很會存好東西的話那我們現在應該要發財了,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這樣。

              我發現櫃子裡有一袋各式各樣的舊手錶,一看就知道老媽以前收集的(有很長一段時間她在做回收,然後把賣廢紙得來的錢捐給山上的廟宇),會被丟掉的手錶通常也不是什麼好貨,但有時候後代子孫也有看走眼的時候,我就看上其中一支手錶的錶帶。一看到它的金錶帶我就有新點子。弟弟給我一支瑞士製造GUCCI手錶,那是他剛出道上班時花了一個月的薪水買的。鍍金錶殼加上皮錶帶,被用了二十幾年,與皮膚接觸部分的鍍金脫落,弟弟不要之後轉到我手上。起初我也是跟以前一樣裝了皮錶帶,但大概二年要換一次錶帶(好的皮錶帶大約要台幣2000元),我一直想找古典樣式金屬錶帶來配它,結果然在老媽堆滿老舊廢物的櫃子裡找到了。我把兩支手錶拿到熟悉的鐘錶行,試試看把兩者兜起來。鐘錶店的人瞄了一眼說:「尺寸不合喔」,這個我知道但有什麼辦法可想嗎?習慣一板一眼的鐘錶師傅當然不會想要幫我DIY,但也客氣的幫我拆卸錶帶當場示範無法組合的原因,動腦的時刻又來了,明明組合起來應該會很漂亮,絕對不能敗在這一關,一定要想辦法把它們兜在一起。

               我把拆卸完畢的兩支手錶拿回家仔細研究,找到安裝的可能性但要動用工具把錶帶孔洞撐大,拿出串珠做項鍊的鎳子,約莫工作二十分鐘就完成組裝。很得意了拍了照片給老弟看,問他兩個組起來的感覺如何?他只回了兩個字「很聳」而我呢?隔天我就歡天喜地的載著這支新生的手錶去上班,現在我有一支「很聳」的GUCCI金錶了,謝謝天上老媽的恩錫,這是我的大掃除好康之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