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最難忘的一次音樂會經驗是在2011年6月的維也納,舞台上是芝加哥交響樂團和指揮慕提(Riccardo Muti),曲目是蕭士塔高維契第五號交響曲。這場音樂會涵括了我的愛樂人生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見識到維也納的金廳,第一次聽到芝加哥交響樂團現場演出,第一次看到慕提,第一次聽到蕭士塔高維契。若不是我真的很想見識全世界最美、音效最好的金廳長得什麼樣子,我大概不會去湊熱鬧,那也是我第一次買了站票,足足站了2個多小時。

那次經驗之後,我就愛上蕭士塔高維契,也才知道芝加哥交響樂團不是省油的燈,在維也納金廳有定期座位的人大都是「老灰仔」,能夠讓這些熟悉「維也納愛樂」天團水準的老灰仔起立歡呼的指揮才配稱做是大師,而慕提絕對是無庸置疑的王者。起初我是不想去的,因為我只想聽維也納愛樂在他們的主場金廳的演出,但不巧他們出城去了,換來的是芝加哥交響樂團,西班牙宅男M力勸我不要錯過。

因為這段經驗,才讓我抛下對「牛耳藝術」的成見,破例去搶了一張3500元的「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台演出。一直以來我不太喜歡牛耳的賣票手法,在網路發達、售票公開的現代社會,竟然還有人用封閉的手法賣票,利用各種會員限定、圈選的方式來吊樂迷的胃口,前陣子我同事花了4000元(不怎麼好的位置)買到杜達美和柏林愛樂的來台演出,我買三場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的演出,也只不過花了2000元,憑什麼把柏林愛樂捧為天團,開出高昂的天價?總之,我那時決定不屈服,也不買柏林愛樂的票。

前幾天我才剛花了1800元買了兩場倫敦愛樂明年3月的訪台演出門票,兩廳院主辦的場次,價格非常合理。隔天我在信箱取出兩廳院寄給會員的「藝文指南針」才發現牛耳藝術在明年1月邀請了「芝加哥交響樂團+慕提」來台演出,這次的購票流程比較合理一點,12月7日開放年代系統售票,牛耳藝術的會員可以提前預約購票。我看了最低兩種票價(1600元/2000元)的剩餘張數,覺得我在12月7日搶到便宜票的機率很低,只好乖乖註冊變成牛耳的會員,搶到最後一張「俄羅斯之夜」的3500元門票。讓我屈服的主要原因就是芝加哥交響樂團的名號,柏林我可以常常去,但估計我這輩子到美國芝加哥的機會幾乎是等於零,我對美國旅行沒有太大興趣,更不用提沒什麼好看的芝加哥了,若不是前任指揮萊納和蕭提讓這個交響樂團變得很有名,而慕提又在2010年接下這支華麗的棒子,我才不會捨得花這筆3500元,況且曲目有我最喜歡的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天方夜譚」》(Scheherazade)。我大概聽過4個樂團演出這首曲子,芝加哥交響樂團會再記上一筆,我希望它會超越「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Koninklijk Concertgebouworkest)的演出,那是我到目前為止聽過最難忘的天方夜譚,當時的指揮是Riccardo Chailly(夏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