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到歐洲旅行,最後一站在巴黎採購許多吃食,其中最得意的是hand carry Pierre Herme(PH)的大條Ispahan回台,總共辦五場轟趴把三種不同口味的Ispahan當做飯後甜點介紹給朋友。席間大家最佩服的不是PH有多好吃,而是我竟然會不厭其煩的帶回這些看起來很脆弱的甜點。據說PH以馬卡龍聞名,但我刻意不帶馬卡龍而帶了材料與它類似的長條Ispahan,主要是我吃過幾種他牌的法國馬卡龍但只覺得很甜,嚐不出其他味道,所以一直對馬卡龍印象不好。

當時受邀參加轟趴的其中一個朋友,前幾天才剛從法國回來就敲我,然後帶來一小盒PH馬卡龍,朋友特別強調是前一天到巴黎PH專賣店買到的新鮮貨。收到馬卡龍的那天我在家裡開了法國鵝肝搭配法國麵包療傷(悼念民進當選舉大慘敗),又收到這一小盒PH馬卡龍禮物,我發現法國治好了我的憂傷,RT的法國麵包配上整塊鵝肝真是療癒,以前每次要開這種一罐一千多元的鵝肝罐頭,我都要找朋友一起來分享,但這一天我不僅獨享這罐鵝肝,而且還搭配四個不同口味的馬卡龍當做甜點,再壞的選舉結果也不能影響我的心情。

朋友為我從巴黎帶回infiniment vanilla de madagascar、pomposa、Ispahan、Infiniment chocolat paineiras,我先吃了Ispahan,層次分明的酸甜滋味讓我好驚艶,幹!幸好我這次沒有太慷慨,把這些馬卡龍留著自己吃,PH的馬卡龍每一顆都是味覺的冒險,滋味各有不同。我想起上次從巴黎帶回來的傳統口味手工軟糖,每一顆味道都不同,充滿不同的花果香味,整整一星期愉悅了我的味蕾。

我的法文老師英文不太好,但他一點也不擔心,根本也不怕有人嘲笑他的破英文「我是法國人,為什麼非得要講很好的英文呢?不會講英文,我們法國人日子也過得好好的啊!」每每聽到有人說「英文好才有國際觀」這個GY觀念,我就忍不住想起拒絕講英文的法國人,不用國際觀人家日子也是過得好好的,鵝肝、美酒、果醬、時尚樣樣不差,而且還治好了我的選後憂鬱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