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成長過程當中一直有書陪伴,但怎麼試都看不懂的作者有兩個,一個是俄國的杜思妥也夫斯基,另一個是法國的卡謬,他們的作品完全超越我在青春期能夠理解的範圍,艱澀難懂的中文翻譯即使到現在我都不想再碰它們。曾經看過改編成電影的「卡拉馬助夫兄弟們」,通常電影比小說易懂,但很抱歉的我也沒能看懂電影,卡謬的小說好像也沒人改編成電影,於是我與這些大文豪們一直過著各不相干的生活。但其實我還是想透過什麼機會來弄懂它們,這也是為什麼我買了巴黎市立劇院所帶來的「圍城」,它是根據卡謬的哲學小說「瘟疫」改編而成,在台中歌劇院的中劇院連演三場。

我一直擔心台中歌劇院的票房不好,只要台北/台中都有演出的節目,我會選擇台中的場次,圍城是台中歌劇院推出巨人系列節目,在天氣很好的星期六演出,看完卡謬順便回台南,然後隔天帶著小姪子出遊高雄。我們家的儲藏室裡還找得到志文出版社出的「瘟疫」,看完劇場版的「瘟疫」我才發現20歲時看不懂卡謬代表我只是一個凡人,若是看完真的很有感的話,那應該算是早熟的文學天才吧!有人會在20歲時真的弄懂瘟疫要表達的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嗎?

在瘟疫蹂躪期間,人們互相猜忌、隔離,面對恐懼才找到機會思索更深層的關係及存在價值。到了這把年紀,經歷過的事情也不少,需要深層思考的事情也都碰過了,現在看卡謬才正是時候。巴黎市立劇院帶來的是原汁原味的法文版,還在跟怎麼學都學不會的法文對抗的我來說,就把它當做是個優雅的法式午後小娛樂,即使卡謬的存在主義要探討的議題真的是蠻DEEP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