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評估一個教堂美不美,不在於它的外型而己裡面的鑲嵌玻璃的彩度,高弟巴塞隆納聖家堂的鑲嵌玻璃算是比較摩登,我更偏好古典的設計,譬如在西班牙聖雅各朝聖路上的Leon大教堂就讓我看到目瞪口呆。也因為這樣,我在裝修房子時就想盡辦法買了鑲嵌風格的Tiffany吊燈,新品能夠找到的大盞的,頻色設計繁複的吊燈價值不斐,用那種價格我是寧可到舊貨市場找標的物。這次在大井競馬場蚤市看到一盏燈,大部分用的是透明玻璃,只有重點地方用了彩色玻璃,但從工法可以看得出是古時候製造的逸品,精緻而古典。

在大井蚤市走了好幾圈,沒買到太多東西但也捨不得離開,我知道自己是捨不得那盞燈,還是要想辦法去殺價,外國人面孔的攤主開價5000日幣,但我並不想花這麼多錢。剛剛9點開始營業的5000圓,在11點會有多少殺價空間呢?來回一陣廝殺後來以3500圓成交,付了錢我毫不猶豫的離開跳蚤市場,那天的主要目標就是這盞燈了,9點就看到它但磨到11點多才買到手。有次在巴黎的跳蚤市場就沒這種運氣,也是一開市就看到一盞美麗的鑲嵌吊燈但我嫌太貴沒買,等到逛一圈回來時已經被買走了。這也是跳蚤市場的奧妙之處,隨時都要決定是否要當場買下或是能夠再等一等,我覺得自己的選貨及鑑識能力也就在這種衝突當中逐漸被養成。

        賣這盞燈的攤主也是親自製作這盞Tiffany吊燈的人, 他說是為了興趣而做

上法文課,老師要我們講一些自己在跳蚤市場發現好物的經驗,我的故事多到不知道要講那一個,只能說所用的家當大概有三分之一是從跳蚤市場或是網路二手市場搬回來的,族繁不及備載的地步。照理說有這麼多經驗,我應該會讓這盞燈漂亮的抵達台灣才對,但壞就壞在我太有把握,只用了幾件厚衣服打包再請航空公司貼上「脆弱行李」的標籤就覺得應該沒問題,以致於回到家裡打開背包看到有點歪扭的燈框和有裂痕的玻璃時就不想面對,一直到現在(回到台灣已經一個多星期)我還不想仔細去檢查這盞燈到底破損有多麼嚴重,但至少它已經不是我在跳蚤市場看到「完璧無瑕的舊燈」,嗚呼哀哉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