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公司改訂電子版商業周刊之後,我幾乎再也沒有看過商業周刊,每次去圖書館也都是預約取書,沒時間靜下心來看雜誌。對我來說,雜誌就是要在閒閒的假日做完家事後,準備一點茶和點心,收音機扭到愛樂電台頻道,坐在餐桌旁翹腳閱讀的東西。我幾乎不看電子書或雜誌,電子書不僅傷眼而且沒有翻書的手感。所以每次到美容院燙頭髮(大約二小時),我大都是埋首在雜誌堆之間,常去的這家美容院有訂商業週刊,老闆也很樂意讓我拿回家,每次去燙頭髮我會先囫圇吞棗大概十本,然後再搬回十幾本還來不及看的,短時間看完半年份的商業周刊真是一件爽快事情,前幾天就正好看到一篇在家開party的文章,文章附的照片讓我眼睛一亮。

2016年的巴黎之旅買了許多鵝肝、鴨肝罐頭,有時比較要好的同事來家裡聚餐,我會開一罐給大家嚐嚐,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即使是事先叮嚀,我開的是全鵝肝罐頭,只要切塊放在麵包上不需要抺平,但大家還是照著吃鵝肝醬的習慣,把整塊鵝肝壓得扁扁的,全塊鵝肝和鵝肝醬價差大概快十倍吧!但顯然我週遭的朋友都不懂塊狀鵝肝的價值,只有一次法文老師和同學來家吃飯,老師看到鵝肝罐頭露出驚愕的表情,問我在那裡買的,只有他知道那是貴參參的好貨。之後我就決定把剩下幾罐鵝肝留著自己吃了。

我自己是在一次法國吃飯經驗才體會到鵝肝的美味,商業周刊附的這張圖正好喚起我當時的美好經驗,正好家裡還有一罐法國Christian Faber的紅莓果醬(裡面有完整顆粒的紅莓果實)。軟嫩帶香味的鵝肝搭配莓果一起吃的口感,在第一口之後就再也忘不掉,我往後吃鵝肝的經驗都是在尋找1994年那次鵝肝大餐的翻版,只是到現在還沒找到過更好的。商周這張照片喚起我想吃鵝肝欲望,1994年在南法的佩利格,舊式的石板屋餐廳坐滿食客,我們吃完一道魚湯之後,鵝肝大餐遲遲不來,眼看巴士開車時刻已到,急著找人翻譯催促慢條斯理的廚師,最後終於拿到一個精美小盒,一塊煎得肥美的鵝肝旁邊點綴紅色漿果,看起來秀色可餐,跟商周附的這張照片很類似。

轉眼間,距離第一頓鵝肝大餐已經過了20幾年,看圖說故事,我決定自己來做一頓紅莓果鵝肝大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