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了一個無風無雨的颱風假,結果最近要付出代價了。颱風那天沒上的德文課現在要補課,決定補課的時間跟NSO的皮爾金特組曲演出強碰,我得要在這兩者之間做一個選擇。若是法文、日文或是西文課的話,我可能馬上選擇去聽音樂會,因為葛利格的皮爾金組曲是我的古典音樂啟蒙之一,都是聽CD,一次也沒有聽過現場演出(好像也不常被安排在音樂會中演出)。去年7月買的票,經過一整年的期待,眼看就快要聽到了,但竟然殺出程咬金。

  去過德國好幾次,人們給我的感覺就是比較冷漠,原本以為德文會跟德國人一樣冷,應該不會讓我很熱中才對,但奇怪的是,看起來很酷的老師上課方式竟然讓我每次都很期待,我有很久沒有這麼喜歡上課了。西文和日文課都只是要維持程度不退步,法文因為進步有點緩慢,上了二年課有點彈性疲乏。但上德文課呢?我像飢餓的老虎一樣,每次上課時都有新的發現,以前有看沒有懂的天書,才經過幾堂課就有明顯的差別。我不斷的從書本當中聯結曾經在某個地方看過的單字,每次上課就像解開符碼或天書一樣有新的收穫。

每次上課老師會講一兩個小故事,順便把當天教的語法或單字融入故事之內,巴哈和貝多芬,席勒和歌德、畢卡索、卡爾拉格斐,我很驚訝的發現著名的歌劇威廉泰爾(它的序曲保證大家都聽過)竟然是席勒的劇本;畢卡索的老媽在他生命中扮演這麼重要的角色。

My mother said to me, ”If you are a soldier, you will become a general. If you are a monk, you will become the Pope.” Instead, I was a painter, and became Picasso.

「我媽跟我說過:「假如你是軍人(soldat),你就會當上將軍(general)。假如你是神父(pfarret),你就會當上教宗(papst)。」到頭來我是個畫家,並成了畢卡索。」«Wirst du Soldat, so wirst du General werden. Wirst Du Mönch, so wirst du Papst werden.» Ich wollte Maler werden und ich bin Picasso geworden.

  以前在學校參加古典音樂社團,在大家受到古典音樂感召忙著學德文的同時,我卻無動於衷,即使這輩子第一次拜訪的國家是德國也沒讓我改變心意。而現在我卻一頭熱的學著德文,而且還為它放棄聽音樂會,這完全不是我的作風,但有時人生的際遇和想法難以預料,2018年的暑期德文班到底會帶來什麼樣的衝擊,我覺得還很難說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糖貓 的頭像
黑糖貓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