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搬來時,我們的房子面對一大片樹海,那就是所謂的將軍村宿舍,庭院的樹木經過幾十年的滋長,綠蔭蔽天,當時的住戶全數已經遷出,晚上完全沒有燈光,沒有人知道這塊地何時會釋出,也不知道接下來它會如何演變。20128月底結束二年半歐洲旅居及背包浪遊的日子,9月底回到職場,10月中旬買到這個房子,11月上旬交屋,一連串緊湊的生活與我在西班牙閒散的日子形成強烈的對照。一切如此順利美好,深知「花無百日好」的我,不知道老天爺何時會來取走這個好運。

剛搬進來時經常睡不著,因為覺得太幸福,我清楚記得每個無眠的夜晚,白天操勞的工作理應讓我倒頭大睡才對,但晚上從一片闇黑的樹海傳來舖天蓋地的蟲鳴聲以及從不同角落傳來的鳥叫聲,夜半傳來的鳥叫聲讓我捨不得睡。我在陽台放了一個長椅,無眠的夜晚,我走出臥室躺在陽台的長椅上享受自從離開南部老家以來最美好的時刻。童年在鄉下長大,這些蟲鳴鳥叫聲對我再熟悉不過了,但在不知不覺當中我失去了它們,一直到搬到這個尚未開發的城市偏僻角落。

那時我常用「幸福得發抖」來形容自己的心情,在新竹工作很久一直都沒買房子的我,在輾轉搬家多次之後,終於搬進屬於自己的房子。這個老房子是這麼可愛,前陽台面對的眷村樹海,後陽台可以看到圳溝河堤的綠地,打開客廳和廚房的窗戶,陣陣涼風吹來,前屋主留下來的三台冷氣幾乎沒有打開過。後來我看了一系列林黛羚有關老屋改裝的書,完全可以理解什麼叫做「想住一輩子的家」。原來住進一個好房子是這麼的愉快,原來一個好房子會讓你一下班就想趕快回家,原來一個好房子會讓你每個假日心甘情願留在家裡,把它打掃得更乾淨,把它佈置得更美。

隨著持續的清掃和佈置,這個格局很好的老屋開始散發出它獨特魅力,一開始建議我把所有東西拆掉,花一筆錢請人裝潢的朋友,很愛來我家串門子,吸引他們的通常也是剛開始看不順眼,想要除之而後快的老件。那時還蠻常跟西班牙宅男說:「慘了!我好像在跟這個房子談戀愛耶!」我打算在部落格設一個「我的作品」分類,用照片來說明我跟這個老房子談戀愛的經過。

創作者介紹

黑糖貓天涯行腳/Blacksugarcat se ve en todo el mundo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