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的書「老天有交代, 這輩子要狠狠玩一次」皇冠出版, 請上博客來網路書店購買。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70155

目前日期文章:20181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的法文課名稱是「中級法語會話」同學有二十幾個,程度參差不齊,因應這種狀況老師採取特別的教法,除了課本之外他又另外補充影片教學,從youtube 找到一些影片訓練我們的聽力,在下個星期的課程裡要學生以口語描述影片內容,再由老師補充不夠的部分。法文雖然一直進步很慢但我還蠻喜歡這種聽力訓練,只是老師選用的影片經常都是給小孩子看的動畫,我沒有很喜歡(故事沒有深度),我比較喜歡拍給成人看的影片,最近終於看到二部,其中一部是有點驚悚的小故事(Une Histoire en Français : Le Train de 17h32)但我很喜歡劇情和細節,雖然有許多聽不懂甚至是看不懂的法文,但從許多蛛絲馬跡裡可以猜到故事大綱,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的解謎過程,忍不住在這裡分享一下。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6月到歐洲旅行,最後一站在巴黎採購許多吃食,其中最得意的是hand carry Pierre Herme(PH)的大條Ispahan回台,總共辦五場轟趴把三種不同口味的Ispahan當做飯後甜點介紹給朋友。席間大家最佩服的不是PH有多好吃,而是我竟然會不厭其煩的帶回這些看起來很脆弱的甜點。據說PH以馬卡龍聞名,但我刻意不帶馬卡龍而帶了材料與它類似的長條Ispahan,主要是我吃過幾種他牌的法國馬卡龍但只覺得很甜,嚐不出其他味道,所以一直對馬卡龍印象不好。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裡牆上掛著一幅我很鍾愛的畫,20年前在誠品書局看到這張大海報就立刻買了下來,花了很大一筆錢幫它裱框,這幅畫跟著我到處搬家來來去去,我始終不知道畫家是誰?也不知道畫中的大紅花到底是什麼花,只知道它是1995年的作品(畫家有簽名但名字看不清楚,只看得到1995年這個年份)。一直到2010年走了聖雅各朝聖路才知道原來這種花的西文名稱Amapola,回頭找尋中文名字發現它就是「虞美人」。Amapola在西班牙朝聖路的原野上大片盛開,花朵又大又美,尤其以清晨帶著露水的含苞花朵看起來最為美麗,大片紅色花海讓我暫時忘記腳痛。我的聖雅各朝聖路每天早上都是五點多出發,幾乎每一天都是帶著腳底的水泡痛苦的往前走,水泡每天都在形成,舊的水泡痊癒,新的水泡又長出來,水泡的西班牙文是ampolla,跟我最喜歡的amapola非常接近。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德國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Symphonieorchester des Bayerischen Rundfunks,簡稱BRSO)2018年台灣巡演後離開,我才開始認真面對自己的重感冒,整整四天跟著BRSO南征北討,累到身體出狀況。先是感冒造成急性支氣管炎,咳嗽不停,為了抑制音樂會途中無預警的咳嗽,我吞了各種感冒藥,包括中藥、醫生開的西藥和藥妝店買的日本感冒藥。這樣不顧吃藥原則混吃許多不同的藥,以致於在BRSO離開之後,象徵身體免疫力下降的口腔疱疹馬上就來報到。我大概有一年半沒有感冒過,這次感冒幾乎變成「平日壯如牛,一病成故人」生病又沒有好好休息,差點累到往生。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我成長過程當中一直有書陪伴,但怎麼試都看不懂的作者有兩個,一個是俄國的杜思妥也夫斯基,另一個是法國的卡謬,他們的作品完全超越我在青春期能夠理解的範圍,艱澀難懂的中文翻譯即使到現在我都不想再碰它們。曾經看過改編成電影的「卡拉馬助夫兄弟們」,通常電影比小說易懂,但很抱歉的我也沒能看懂電影,卡謬的小說好像也沒人改編成電影,於是我與這些大文豪們一直過著各不相干的生活。但其實我還是想透過什麼機會來弄懂它們,這也是為什麼我買了巴黎市立劇院所帶來的「圍城」,它是根據卡謬的哲學小說「瘟疫」改編而成,在台中歌劇院的中劇院連演三場。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即使是普悠瑪出了事,我現在還是依然會搭乘普悠瑪,不同的是現在隨時上網預約都有位子,不像以前要提前一星期預約。第一次搭普悠瑪從台南到潮州,發現一個好地方,當火車從高雄跨越高屏溪(舊名下淡水溪)到屏東時,有人在上面走動的舊鐵橋、綠草如茵的大片河濱公園。以前我的活動範圍只到高雄,屏東根本也沒去過,上網查了資料才知道這座高屏溪舊鐵橋是二級古蹟,日本人飯田豐二設計的,現在九曲堂火車站附近還可以看到飯田的紀念碑。以下資料取自維基百科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前三個小姪子很喜歡搭老爸的車子出門,但等他們稍微長大又嚐到搭大車子(火車、公車、高鐵、捷運)的樂趣時,阿公的車子突然間變得好無趣,現在他們只想跟著姑姑搭火車出門,即使阿公祭出吃大餐的策略也無效。小姪子已經嚐到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的樂趣,他們在車上或是路上與不同的人互動,搭公車可以跟隔壁公車的人眼神交流、揮手致意,搭火車會跟人攀談,走在路上可以看到新奇的事情(譬如說鸚鵡社團的聚會) 有時甚至會收到禮物,可以看到加油站快速洗車的過程(三個小男生竟然看得興緻勃勃,最後還拍手鼔掌,讓洗車的工讀生小弟突然間感覺很虛榮!)。 無論去那裡我都喜歡走路,慢走可以發現許多有趣的事,而小姪子也開始發現這件事,雖然有時會抱怨腳酸,但一天差不多可以走個10公里左右。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還蠻喜歡看到藝術家或畫家功成名就的故事,因為大部分靠藝術過活的人都過得不是那麼順利,有才氣有努力也不保證能夠賺到足夠的錢維持基本生活,梵谷就是其中最慘的例子。看到日本畫家草間彌生或奈良美智的作品越來越紅,紅到大家都買不起的地步,其實也蠻為他們本人高興的。前陣子去世貿參觀2018年台北藝術博覽會,展示奈良美智作品的畫廊是禁止拍照的(可能是為了杜絕仿製),對比最近在報紙上看到的「中國人假借奈良美智名義辦美展收取門票牟利」或是「中國某個著名的鳥畫家的作品完全模仿自畫家楊恩生的作品」的事實就可以知道,即使有名也要提防秃鷹突襲,錢也只是看得到賺不到。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不五時我會買各種肥料幫植物施肥,黑雞肥、磷肥、氮肥等等,以前我只會按時澆水而已,有一次在建國花市跟植物醫生聊天,一句話點醒夢中人「你每天吃三餐偶爾也想吃點心或是大餐吧!」而植物施肥就是這個概念。我的氷箱冷凍庫經常性放著許多好吃的食物,偶爾就會搬出來解凍打牙祭。基於這個同理心,所以我也給家裡種的植物施各種肥料,讓它們換換口味。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鄉背井好嗎?據說老媽把我們這些小孩的八字拿去給算命仙們看過,大家都鐵口直斷「你這些孩子最好讓他們外出發展」。於是當我們表示畢業後要去台北時,只要我想試著做點什麼事,通常都持反對意見的老媽竟然沒有特別阻止,於是身為長女的我,大學畢業就藉著某個在台北受訓的理由名正言順的北漂了,弟妹們之後當然也都順理成章的北上了,因為姐姐在台北有照應嘛,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以來我是很愛芭蕾的,看完林美虹編舞的「小美人魚」我更愛而且很想要去奧地利的林茲一趟,林茲的國家劇院是林美虹工作的地方,她是那裡的芭蕾舞團總監,在網路上查到一則2014年的消息「林美虹接掌了奧地利林茲國家大劇院舞蹈總監」。基於音樂會安排的考量,我的歐遊機票大都是從維也納進巴黎出,通常維也納會待個三天(包含週末)把歌劇院和愛樂廳的節目掃過一遍就離開奧地利,去德國或是捷克都比留在奧地利好,但現在我可能會去林茲一趟,據說這個城市最值得去的地方就是國家戯劇院(Landetheater Linz;https://www.landestheater-linz.at/),再繼續爬文,發現這個城市並沒有很多人去過但只要去過的都喜歡,而且幾次被選為歐洲文化之都,或許花了500元去台中歌劇院看「小美人魚」是我近期最好的投資,重新審視奧地利的美好。

黑糖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